咔擦指南

  我不知道在一个重度恋手癖患者的眼里,人类的手部结构应该被怎样划分,或者说……合理规划。说不定会像庖丁解牛那样,被注入了过多情感的日常牵引着,毫不费力地透过血肉找到最令人兴奋的部分。

  可是,就连最变态的那种医学生,也不会在目光攀上一只手的瞬间,先看见的是二十七块整齐紧凑的骨头呀。

  即使用上了「重度」、「癖」、「变态」这样的字眼,他们能被吸引之处,也无外乎是颜色好看的指尖,优美修长的指节,盈润的手背,或是关节根部低陷的小小漩涡——这一类比较具态的东西。具体到……单一的意象难以给出回应,就让人忍不住怀疑迷恋的虚假度。比如,伟大的恋手癖们会不会对石膏模型产生同等的欲望呢?在无法分辨的情...

风见志郎


  『就算昆虫 他都珍惜它的罕有

  不肯栖息摩天塔下一心退休

  人间风景 没法一幅一幅出手拯救

  他忠於的一些价值铺於四周』


  

  “我的家乡在马拉加,前面是地中海的太阳海岸,后面是南欧最大的葡萄园,一年有300天是晴天,棕榈树长满庭院。站在码头可以看到对面的非洲海岸,站在山顶能看到西班牙总督的阿尔卡萨瓦城堡和最古老的角斗场。姑娘们穿着清爽的小可爱,露着漂亮的橄榄色皮肤,见到陌生人也会热情的喊Hola~甜美的葡萄酒,最新鲜的海鲜,肥美的虾子,极品雪莉,鲜香蓝莓酱……Honey,我保证你会爱上那里!”

  李笑白觉得,如果自己愿意,他甚至能像定格...

【ff14+ediq】


北平北 马驹抖雪

江南以南 诗人舟月

岭往西 漫川花懈

东来星峰登程

用异色暇接

【小楼】【狄汉】《十万六千零一片叶落》(四)

  天边燃着一轮异常耀眼的落日,映在橙黄到雪青色云霞打底的天空上,再投在水面,远看如巨龙卧江,又像横桥直上,相接水天。


  景是大块造物之集萃,人如东山墙倒般颓废。


  狄九和傅汉卿倚着对方,躺在江边整整一天了,从日出到日落,最原始最醒目的计时对这两人仿佛丝毫没有影响。

  啊,日落了呢。

  哦,是啊。


  本来是闹了一通之后疲惫地躺下休息,结果就谁都没有舍得再动。狄九先是说了一番比他前几千年加起来还多的话,之后又进行了长久的体力劳动,身心俱疲。傅汉卿想起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妇在看到满满一船的鲜鱼后硬生生笑出一脸狰狞的场景,就懒得再去计较某人的捕鱼手法是不是又涉嫌违规了。...

【小楼】【狄汉】《十万六千零一片叶落》(三)

  狄九本以为,再睁开眼时,自己会在小楼。


  虽然从溺水直到失去知觉,大脑并没有给他什么时间思考“这具身体可能会死”这个事实。他花了好久,才把眼前简陋的天花板跟小楼精致的屋顶区分开来,又花了好久,才想起自己应该动一动,问问这是哪里。

  刚想张嘴,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瞬间涌上来的恶心又将他打回混沌状态。

  “哎呀公子,你可算醒了!我说这水都吐出来了怎么还昏迷了这么久……”耳边有人焦急地唤起来,他努力抬眼看去,一道人影叠了几层,逐渐汇集成一个苍老妇人的样子。

  “这是……哪里……”他问出了一句重伤之人醒来后的经典台词。

  “哦,这是在我家的渔船上,可真吓死我了,你被救...

© 共工H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