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14+ediq】


北平北 马驹抖雪

江南以南 诗人舟月

岭往西 漫川花懈

东来星峰登程

用异色暇接

【小楼】【狄汉】《十万六千零一片叶落》(四)

  天边燃着一轮异常耀眼的落日,映在橙黄到雪青色云霞打底的天空上,再投在水面,远看如巨龙卧江,又像横桥直上,相接水天。


  景是大块造物之集萃,人如东山墙倒般颓废。


  狄九和傅汉卿倚着对方,躺在江边整整一天了,从日出到日落,最原始最醒目的计时对这两人仿佛丝毫没有影响。

  啊,日落了呢。

  哦,是啊。


  本来是闹了一通之后疲惫地躺下休息,结果就谁都没有舍得再动。狄九先是说了一番比他前几千年加起来还多的话,之后又进行了长久的体力劳动,身心俱疲。傅汉卿想起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妇在看到满满一船的鲜鱼后硬生生笑出一脸狰狞的场景,就懒得再去计较某人的捕鱼手法是不是又涉嫌违规了。...

【小楼】【狄汉】《十万六千零一片叶落》(三)

  狄九本以为,再睁开眼时,自己会在小楼。


  虽然从溺水直到失去知觉,大脑并没有给他什么时间思考“这具身体可能会死”这个事实。他花了好久,才把眼前简陋的天花板跟小楼精致的屋顶区分开来,又花了好久,才想起自己应该动一动,问问这是哪里。

  刚想张嘴,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瞬间涌上来的恶心又将他打回混沌状态。

  “哎呀公子,你可算醒了!我说这水都吐出来了怎么还昏迷了这么久……”耳边有人焦急地唤起来,他努力抬眼看去,一道人影叠了几层,逐渐汇集成一个苍老妇人的样子。

  “这是……哪里……”他问出了一句重伤之人醒来后的经典台词。

  “哦,这是在我家的渔船上,可真吓死我了,你被救...

【小楼】【狄汉】《十万六千零一片叶落》(二)

  边陲小镇上,正值民间早集,刚过五更,天色还未完全亮起来,街道上已经人头攒动,行贩不绝,叫卖呼喝之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却并不让人觉得聒噪,反而有一种温暖的烟火气。

  人群中有一人身着黑衣,不急不缓地走着,周身气息虽然阴沉冷冽,好在步调还算悠闲,混在沿街忙碌的商贩中,倒也不至于让人望之生畏。

  他就那么漫无目的地走着,出了城,一直行至郊外的江边。


  曙日未晞,白露横江,夜晚的寒意还没褪去,水面上笼着一层雾蒙蒙的水气,勤快的渔夫们都早已收了网,担着鱼进城赶集,只剩零星几个妇孺还留在船上,舱中隐约飘出饭香。

  袅袅温情,谁说算不得人间最好。

  狄九解了纤绳,跳上一艘破败渔船,...

【小楼】【狄汉】《十万六千零一片叶落》(一)

文/共工

设定:时空混乱后三千年,狄九练成葵花宝典【修仙之术

————————————————————————————————————————————————

  在狄九这种人的脑子里,什么时候会认真闪过“阿汉有可能会醒来”这个念头呢?

  他醒着的时候,光阴一晃三千载,前尘像被篆刻成厚厚的书册,还偏有好事者做了批注,一字一句过往点滴,无一遗漏无一忘记。可在他的书里,痛苦不曾是痛苦,背叛也从来无需粉饰,就连合起书来,本该最华丽的腰封,都是一字不辩的全然空白。

  所以这念头,他醒时不会想。

  他睡着的时候,做过最诡谲波折的梦,有过最暗无天日的人生,扮过无间深处最可怖的厉鬼。当地狱...

© 共工HFc | Powered by LOFTER